英凡蒂諾任重道遠‧FIFA杜絕腐敗

  • 英凡蒂諾(前)在中選為新任國際足聯會長後,起身接受眾人的祝福。(圖:法新社)

  • 對於重振國際足聯這項重要的使命,英凡蒂諾說:“在艱難的時刻會有兩個選擇,退縮或是挺身而出,對我來說退縮不是一個選擇,我盡全力推動國際足聯的發展。"(圖:法新社)

(瑞士‧蘇黎世27日訊)“我會不遺餘力地工作,以便將足球還給國際足聯。”英凡蒂諾在中選為新任國際足聯(FIFA)會長後,其發表感言時的理念堅決明確。

國際足聯於26日召開特別會員代表大會,通過了插著“分權、透明、限任、多元”

等鮮亮標簽的改革措施,確立新的運行模式,推選名不見經傳的英凡蒂諾為新任掌門,信誓旦旦要銳意革新、涅槃再生。

不過,國際足聯會長選舉雖然宣告了“布拉特時代”的終結,推動國際足聯進入一個新的時期,但並沒有給反腐劃上句號。

英凡蒂諾:盡力推動FIFA發展

此前規模空前的國際體育反腐雖然介入各方目的各異,但在客觀上大大推動了國際足聯的自律自凈建設,也能給那些面對腐敗難題愁眉不展的人們帶來啟示。

現在,重振國際足聯這項重要的使命也落在了英凡蒂諾的肩膀。面對嚴峻的形勢,英凡蒂諾在發佈獲勝感言時說:“在艱難的時刻會有兩個選擇,退縮或是挺身而出,我認為退縮不是一個選擇,我盡全力推動國際足聯的發展。”

該結束悲傷時代

對於英凡蒂諾,回歸足球本質是他最重要的理念。他說:“國際足聯經過了一個悲傷的時代,現在那個時代結束了,我們掀開了一頁新的篇章。國際足聯需要更好的管理,需要透明,需要贏得全世界的尊重,因為足球是全世界最美麗的運動。”

FIFA真正回歸歐洲

不過,瑞士人英凡蒂諾當選國際足聯會長,與其說將國際足球帶入一個新時代,不如說讓這個成立於歐洲的組織,時隔42年後重新回歸歐洲。這次回歸,歐洲在國際足球事務中的統治地位,將愈加鞏固。

上一任會長布拉特儘管是歐洲人,可他在前一任會長巴西人哈維蘭治手下當了17年的秘書長,完全繼承了哈維蘭治的衣缽。因此他領導的國際足聯,不僅不以歐洲為中心,而且在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弱勢會長有利發展?

英凡蒂諾雖然只有45歲,也沒有在國際足聯任職的經驗,但是一位弱勢的國際足聯會長,顯然更符合強大的歐洲的利益,也更能讓歐洲足總內部存在已久的分歧達成妥協。

英凡蒂諾的當選,讓大家看到一個殘酷的國際足球現狀。國際足壇早已不是歐美爭雄的時代。以英超為代表的歐洲職業足球日漸強大,南美和非洲日漸成為球星的出產地,歐洲聯賽將這些球員打造成球星,將高附加值的聯賽出售到世界各地。

原本不重視足球的美國也加入進來,包括曼聯、利物浦、阿申納等英超豪門,都已經成為美國資本的囊中之物,這也是美國主導國際足聯反腐的一個重要原因。歐美在足球領域,已結成利益共同體,美國支持英凡蒂諾當選,也就不難理解。

會長任期限12年

在國際足聯的112年歷史上,英凡蒂諾僅是當選的第9位會長。會長一職沒限任期時間讓布拉特任職17年,第3任會長里梅特更是長踞會長職達33年。

任期過長可謂雙刃刀,若由其身不正的會長長執國際足聯重任,國際足聯勢必百病叢生。

因此,國際足聯特別代表大會選舉英凡蒂諾擔任會長的同時,也通過了一系列改革決議,包括將國際足聯會長的最長任職期限限定在12年。

這樣一來,英凡蒂諾的首任任期將於2019年結束,最長任職時間只能到2028年。

此外,改革還包括了成立36人的理事會,取代以前的執委會,以及公開會長和理事的收入等等,這對於增加國際足聯內部的民主和決策的透明度,都有重大的意義。

FIFA會長投票結果

第一輪
英凡蒂諾88票
賽克薩爾曼85票
阿里王子27票
尚帕涅7票

第二輪
英凡蒂諾115票
賽克薩爾曼88票
阿里王子4票
尚帕涅0票
(由於首輪得票率沒達到207個會員中的2/3,故需進行第二輪投票,唯次輪投票多數票即勝出。)

新任FIFA會長簡介
英凡蒂諾Gianni Infantino
出生地點:布里格(瑞士)
出生日期:23/3/1970(45歲)
國籍:瑞士、意大利
精通語言:意、法、德、英、西、阿拉伯語
個人履歷:就讀於瑞士弗雷堡大學,畢業後成為律師;2000年加入歐足總,2004年成為歐足總法律事務與球會執照部總監;2007年成為歐足總副秘書,2009年升任秘書長;2016年成為國際足聯新任會長。

星洲日報/體育‧2016.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