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3年闖決賽‧皇馬要創造歷史

  • 賓茲瑪上下半場各入1球,助皇馬連續3年晉級歐冠決賽。(圖:法新社)

  • J羅回到老東家主場伯納烏,助拜仁打入扳平球,挑剔的皇馬球迷也對他報以掌聲,而他進球後也拒絕慶祝。(圖:法新社)

  • 皇馬中場克魯斯(中)安慰傷心的德國隊友基米希。基米希本場比賽一度助拜仁首開紀錄。 (圖:法新社)

(西班牙‧馬德里2日訊)本賽季實力狀態不算頂尖的皇家馬德里,連勝三大聯賽冠軍隊巴黎聖傑門、祖雲杜斯與拜仁慕尼黑,淘汰拜仁之後連續3年殺入歐冠決賽,是新世紀歐冠唯一做到這點的球隊。

歐冠半決賽次回合中,皇馬回到伯納烏2比2戰平拜仁,兩回合總分4比3淘汰對手。

皇馬連續3年殺入歐冠決賽,歐冠改制後只有AC米蘭與祖雲杜斯曾做到。另外,皇馬連續42場歐戰主場賽事破門,追平托登罕熱刺保持的歷史紀錄。如今,他們將放眼創造更偉大的歷史──史無前例的3連冠。

基丹成史上第3人

執教皇馬之後,基丹在淘汰賽的勝率達到百分之百,皇馬最近3年淘汰了所有攔路虎,基丹成為歐冠歷史上第3位連續3年踢決賽的主帥。

1993至1995年,卡佩羅率領AC米蘭3次殺進決賽,但只在1994年奪冠。1996至1998年,利皮率領祖雲杜斯連續殺入決賽,但也只在1996年奪冠。

賓茲瑪梅開二度救贖

開場僅僅3分鐘,基米希閃電進球,兩回合對壘皇馬均進球,本季歐冠4球3助攻(拜仁隊內第1)。隨後,皇馬前鋒賓茲瑪於第11分鐘與第46分鐘連入兩球反超,歐冠生涯第12次梅開二度,追平英薩基並列歷史第4。

賓茲瑪完成自我救贖,反觀下半場拜仁門將烏雷茲的一次致命失誤,讓德甲霸主陷入落後局面。第63分鐘,J羅攻破老東家球門扳平比分。最終,拜仁仍然慘遭淘汰,整季幾乎都保持高水平的烏雷茲以這種方式告別歐冠顯然是無比殘酷的。

對面的納瓦斯則是皇馬英雄,拜仁全場22射10正,他做出8次撲救,還有數次出擊摘高空球,Whoscored賽後給納瓦斯送上全場最高的9分。

C羅啞火無阻平馬迪尼紀錄

半決賽兩回合,“C羅”羅那多7次射門僅1次射正,次回合迎來皇馬生涯第100場歐冠登場,他還浪費了決定性的破門良機,險些誤了大事。

不過,皇馬還是淘汰了拜仁,C羅生涯第6次殺入歐冠決賽,歐冠改制後他與馬迪尼並列歷史第1,並有望生涯第5次稱霸歐冠。

皇馬的決賽對手可能會是首回合5比2領先羅馬的利物浦,有望成為42年來頭一支歐冠3連冠的王者之師。

皇馬又得利於爭議判罰
馬塞洛承認手球

皇馬左衛馬塞洛禁區內手球犯規卻被主裁判卡基爾忽略,這引發了爭議,賽後馬塞洛承認其手臂確實碰到了皮球。

馬塞洛的手球很明顯,西班牙媒體《馬卡報》表示,裁判漏判了這次點球。

上半場結束前,拜仁右衛基米希右路傳中球打在馬塞洛的手臂,裁判卡基爾沒理會。關於這次爭議,《馬卡報》的裁判專家奧利弗說:“馬塞洛的手球很明顯且當時他處在禁區內,他改變了基米希的傳球路線,這應該判罰點球。”

賽後,馬塞洛老實承認:“如果說球沒碰到我的手臂,那是撒謊。球打到我的手臂是事實。如果球打在手上就應該是(點球)。”

馬塞洛不想多談裁判,“足球就是如此,裁判有時候對我們有利,有時候不利。在裁判對我們不利時,我不談裁判,在情況相反下,我也不願談。”

賽後談話
基丹(皇馬主帥):淘汰3支強旅最美妙

“我們可是淘汰了3支強隊,這是最美妙的事情。我們面對的是一支強大的球隊,祖雲杜斯也是如此,巴黎聖傑門也是。我為賓茲瑪而高興,他配得上這一切,是他打破了場上平衡。”

皇馬進決賽是不是碰利物浦?基丹表示:“明天再說吧。”而對於奪得歐冠3連冠的可能,他說:“我們現在只是進入決賽,大家很滿意,因為球隊的成績不一般,現在要做的就是努力再次捧杯。我們會竭盡全力衛冕。”

莫德里奇(皇馬中場):別貶低我們的成功

對於馬塞洛的手球,他說:“總是有爭議,人們總是想貶低我們的成功,我們已經習慣了。我沒看見那個情況,我不能發表評論。我不能對此做評論。”

拉莫斯:我們配得上晉決賽(皇馬中衛)拉莫斯在賽後受訪時很激動:“皇馬配得上晉級決賽,我們的歐冠基因讓我們戰鬥到最後一刻。現在我們要享受這一切,然後努力贏得決賽。有些人就只喜歡打嘴炮,但我們更喜歡在場上用腳說話。”

拉莫斯續說,“我為這支球隊感到驕傲,晉級決賽是對我們做出了如此之多犧牲的獎賞。我們原本就堅信肯定能進決賽,我們也的確做到了!”

J羅(拜仁中場):感激皇馬球迷的掌聲

“沒必要責怪任何人,我們這一次踢得很好,但是最終沒能如願晉級,感謝皇馬球迷為我鼓掌,這讓我很開心。進球後沒慶祝是因為我之前在皇馬過得很開心,這說明我之前在哪裡踢得不錯,感謝他們。”

海因克斯(拜仁主帥):不再執教了

海因克斯的戰術佈置、換人調整幾乎無可挑剔,可惜他還是未能在執教生涯的最後一季再入決賽。他賽後表示,“我沒對我們被淘汰而感到失望。我們本應晉級決賽,但我並不遺憾。”

“在今季之前,我最後一場歐冠就是2013年對多特蒙德的決賽。我從未想過還會再次指揮歐冠,但事情發生了變化,這肯定是我最後一場歐冠了!我永遠不會再執教了。我認為這挺好,有多少72歲的人還能做出這樣的決定?”(星洲日報/體育)

星洲日報/體育‧2018.05.02